您的位置:返回首页 >> 另类小说 >>

[色心难医](03)作者:若秦

[色心难医](03)作者:若秦
字数:3249
 

               (三)媚诱
 
  「要我吧~ 」
 
  犹如天籁魔音一般,我竟鬼使神差的往前挪了一步。
 
  秦苒见我心动了,便站起身来,扯着我的衣襟,一步步的往床中央退去。 
  秦苒踩在床沿边上步步退却,而她身上的衣服也在寸寸剥落。我知道她在引 诱我,但我却心甘情愿的接受她的挑逗,干柴烈火,一触即燃。
 
  我虽然好色但却有一个底线,那就是秦若。我从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起就认 定了这个女人,她将会是我一生所要守护的人,直到天荒地老。
 
  我不知道在她眼里滥交算不算对婚姻的背叛,但在我眼里肯定是不算的,我 和别的女人上床从来不谈感情,为的是欲,而不是情。
 
  我把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在秦若身上,从未减少过。然而,秦苒的介入却使这 一切开始发生变化。她和秦若一样的令我着迷,一样的令我无法自拔。我明显感 觉到她会渐渐分取我对秦若的爱,一再有意的疏远她,但还是和她发生了关系。 
  我无法面对秦若,我不仅背叛了对她的爱,而且爱上的还是她的亲生妹妹! 
  秦苒显然是知道我的底线的,但是她却不断的去触碰。她抬起玉腿将膝盖搭 在我的肩膀上,双手环住我的脖子,轻柔的问道:「姐夫,你做都做过了还怕再 多做这一次么?」
 
  她站在床上,我站在地上,她高我低,所以她这一抬腿便将粉嫩的蜜穴送到 了我的面前,微微开合的小嘴上挂着丝丝晶莹,散发着无比诱人的芳香。 
  我千辛万苦筑起的防线在顷刻间土崩瓦解,就像那法国人好不容易建起了马 奇诺防线,却依旧被普鲁士人打得溃不成军。
 
  我拥住她的香臀,贪婪的吮吸起甘甜的蜜汁,她的那张小嘴就如同一只吸盘, 把我黏上了就再也不让我分开。
 
  「嗯……啊~ 」秦苒开始忘情的呻吟起来。
 
  她的小穴嫩滑无比,经舌头触碰后更是芳香弥漫,我情不自禁的吸舔吮磨, 发掘着每一处的美妙。
 
  「嗯啊……好难受……姐夫我好难受……」秦苒撩动着那一头迷人的长发, 下身的酥痒令她扭动起水蛇般的纤腰。
 
  我停下嘴上的动作,爬上床轻轻的将她放倒。秦苒依旧环住我的脖子不肯放 手,那一眸春水的眼睛温柔的盯着我,似乎要把我融化了。
 
  「我要……」她呢喃了一声。
 
  话音刚落,一只灵滑的小手就钻进了我的裤裆里,那只纤纤玉手就如同一条 小蛇一般,紧紧缠住我的肉茎,一上一下,撩动着熊熊欲火。
 
  秦苒解开我的皮带,褪去衣裤后,顺势把我往她的身上一引。
 
  毫无防备,我火热的胸膛一下子贴上了她雪白如玉的双峰。香软的气息,柔 嫩的触感,无一不使我更加欲血沸腾。
 
  秦苒握住我的肉棒引向小穴,此刻她那芳草幽幽之处早已是蜜液汩汩,我用 龟头轻轻的刮几下,然后慢慢的探了进去。
 
  秦苒的小穴又紧又柔,粉嫩的肉壁夹掺着湿滑的淫液令肉棒兴奋不已,恨不 得直耸花心。
 
  「姐夫……嗯……嗯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秦苒迷离的闭起双眼,一声声的娇 吟着。
 
  我步步为营,一寸一寸的攻陷她的堡垒,我温柔的亲吻着她的面颊,享受着 她回应给我的快感。
 
  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刹那间,我似乎被一道电流贯穿了全身,我全身麻木, 脑子一片空白。
 
  「处女膜!?」短暂的混乱后,我大惊一声。
 
  「呵呵,你晚了!」秦苒对我俏皮一笑,双腿勾在我的臀部,用力把我往前 一拉。
 
  秦苒打了我个措手不及,坚硬的肉棒毫无防备的往蜜穴深处捅去。
 
  「啊……」那撕心裂肺一喊后,那紧勾在我臀部的双腿无力的滑了下来,我 木讷的看着秦苒,竟无言以对。
 
  「姐夫~ 我没事~ 」秦苒微微的吐出一句话来,她白皙的额头上渗着豆大汗 珠,是那经历剧痛后的冷汗。
 
  我木讷的抽出肉棒,邪恶的龟头上沾满了淫靡的液体和丝丝腥红,此时我仿 佛又在那撕心裂肺的喊声里,听到了肉膜被无情捅破的声音。天哪,我做了什么 啊!
 
  我倒在枕边看着秦苒那痛并快乐着的面容,许久才问道:「你怎么还是处女? 我们不是已经做过了吗?」
 
  秦苒没有马上回答我,她往我身边挪了挪,枕着我的胸膛俏皮的说道:「那 天我们只是脱光睡了一觉,什么都没干,不过今天终于算是补上了!」
 
  我不知如何是好,方才的熊熊欲望在顷刻间被一盆冰水泼了个透心凉。今后, 我该怎样去面对秦若,又该怎样去面对秦苒?
 
  「姐夫,你生气了?」秦苒见我久久都没吭声,便试探性的唤了一声。 
  「我该怎么办?」答非所问,此时我的脑海里除了这一句再无别话。
 
  顷刻间,静谧无声,强烈的压抑充斥着二人的心头,我和秦苒之间的那座吊 桥似乎在摇摇欲坠。
 
  「呜呜~ 呜呜~ 」小声的抽泣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,那哭声虽小,却格外凄 婉动人。
 
  我轻抚着秦苒的香肩,示意她别哭,我知道这个时候说点什么应该会比这无 言的安抚更有效果,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。
 
  「姐夫,是我不好,我不该这样的!」秦苒说着抬起了头,带着满目的晶莹 又说道,「可我真的爱你,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我愿意做你和姐姐之间的三号!」 
  我错愕不已,这如花似玉的少女竟会心甘情愿的做第三者?!难道这才是她 的幸福吗?
 
  秦苒何等的冰雪聪明,她从我错愕的表情里看出了我的顾虑,她把额头贴在 我的胸膛上,哀求似的说道,「我只求能这样的和你在一起,即便将来我嫁为人 妇,也只求与你这样偷欢片刻!」
 
  我知道她这样说是为了消减我对秦若的负罪感,毕竟她分走了属于她亲生姐 姐的爱,这种对至亲之人最沉痛的折磨换了是谁,谁都寝食难安。
 
  「唉!」我叹了口气,终于做出了让步,「这事千万不能让你姐姐知道,我 不想她难过!」
 
  这似乎是她希望的结局,秦苒一扫愁容,破涕为笑,「臣妾遵命,往后那东 宫娘娘是主,臣妾是婢,就是路上相见也远远避去便是,万万不会招惹于她。」 
  我扑哧一笑,道:「哟,导演啥时候给你加词了?」
 
  「岂止加词,我还加戏了呢!」秦苒哧溜一下从我身体上滑了下去,「他还 给我加了一段潘金莲色诱武二郎呢!」
 
  我暗道不妙,果然,我软塌塌的肉茎瞬间被一股温暖和湿润包裹住了,我突 然间竟有了感觉。
 
  我不知道这回的感觉为什么来得这样快,原以为至少要吞吐百下的肉茎,居 然已经微微抬头了。
 
  秦苒吹得很差,她只知道模仿av上的动作,反复的吞吐中经常让我的嫩肉 撞上她的牙齿,丝毫没有半点技术可言。
 
  可就偏偏就是这么奇怪,我的肉棒却在这生硬的口交技术下越胀越大,撑得 她那小嘴满满当当。
 
  秦苒吐出火热的肉棒,俏皮的问道:「够了吧?姐夫,该我了吧?」说着, 她往后一翻,横倒在床尾。
 
  我们互换位置,我上她下。秦苒修长的玉腿笔直的张开着,那只流水汩汩的 蜜穴微微开启,等待着异物的侵入。
 
  我提起肉棒慢慢的探入,毕竟她才刚刚开苞,孤军深入必定是会弄疼她的。 
  我的巨龙因为极度充血而显得格外狰狞,硕大的龙头挂着口水,贪婪的往深 处钻去。
 
  「哦……嗯……」秦苒低咛了一声,一脸陶醉。那流水不止小穴微微的颤动 着,似乎在享受龟头后面的那道沟壑所带来的摩擦触感。
 
  我见她流水越来越多,知道她浑身已经酥麻,是时候发起总攻了。我加快了 一分攻速,巨龙便开始无情的摧残起粉嫩的肉壁。
 
  秦苒的蜜穴里仿佛长着无数只小嘴,巨龙蹂躏过后争先恐后的吸附上来,好 让巨龙尽情的摧残。好在她的蜜液够多,不然如此摧残,怕是淫娃荡妇也承受不 住吧。
 
  「嗯……啊……好棒……嗯……亲爱的」秦苒被下体不断传来浓浓快意折磨 得胡言乱语,纤细的小蛮腰像水蛇一般忘情扭动着,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不要停 ……」
 
  我知道她就要泄身了,于是快马加鞭,次次都往她的花心上撞去。秦苒那可 怜的花心被我撞得是花枝乱颤,每撞一次它便收缩一分,可爱至极。
 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老公我不行了……」秦苒终于坚持不住了,下体喷出 一股暖流后便软了下去。
 
  我原本是想插到紧要关头再拔出来外射的,可万万没想到,居然马失前蹄了, 我的龟头被她那炽热的爱潮一浇,竟然没用的射了!
 
  「哦……」浓浓的精液像子弹一般射向子宫的深处,带给了她最后一波浓烈 快意。
 
  「老公,我爱你!」秦苒抱住我,梦呓般的喃道。
 
  我苦笑了一下,无力的倒在秦苒的娇躯上,心里想起了秦若,要是她知道她 的亲生妹妹也在叫我老公,她会不会崩溃啊?
 
  「叮咚~ 」,一声短信音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,我瞄了一眼床头上的手机。 
  「你麻烦了,快来找我!」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+8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